快捷链接

截至记者发稿时 当前位置 : 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截至记者发稿时

来源:http://www.swimmingbag.cn 作者: 发表时间 : 2020-03-23 01:03 浏览 :

据调查,发生事故的厂房系捷宇公司所有,腾辉公司租用其厂房。除了腾辉公司共有员工51人,还有非腾辉公司的5人也涉及此次事故。

来自四川的毛礼论是事故中第一个跑出来的,虽然经过救治,双腿仍是伤痕累累,他和妻子都在鞋厂打工。

7月4日16点左右,一声巨响让温岭大溪镇腾辉公司厂房内的数十名工人生死不明。接到报警半小时内,第一辆消防车抵达现场,来自台州、温州、宁波等地的53辆消防车、302名官兵以及5条搜救犬陆续投入救援。

“没有什么声响和动静,突然之间听到楼顶上炸雷般的一声响,一抬头就看到天花板往下掉,脑袋被碎块砸得生疼。”来自江西的钟国军在腾辉鞋业工作4年,是腾辉鞋业的一名车间管理人员。钟国军被天花板从四楼压到三楼,额头被掉落的硬物砸伤,流了一脑门的血。他所在的厂房东侧当时并未完全垮塌,但厂房西侧一直从四楼垮塌至一楼,“全部被压平了”。

4日16时08分,温岭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,位于大溪镇佛陇村的温岭市捷宇鞋材有限公司发生房屋倒塌事故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鞋厂为砖混结构,鞋厂厂房整体呈回型,厂房的近二分之一部分发生垮塌,主要为生产车间。原本四层楼高的厂房整体性垮塌至一层楼高,巨大的水泥楼板下是一片废墟,砖块、水泥块、钢条等散落一地,两侧厂房的楼板、钢筋、砖块等因垮塌事故裸露在外。

42岁的杨仲坤来自贵州,是租用该厂房的腾辉公司的车间主管,在事故中成功逃离。“当时我在做事情,没有丝毫前兆,‘轰’的一声房子就塌了。几乎同时,水‘哗’地倒了下来,当时我困在水里一两分钟,后来水下去了,地板横七竖八地翘了起来,我看有个洞透着光,就从那里跑出来了。”杨仲坤说。

“地震还有晃动,这个一点晃动也没有直接就下去了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杨仲坤紧闭双眼,神色凝重。“厂房直接从4楼塌到2楼,平时这幢楼结构还可以,2楼3楼大车都可以开进去拉货,4楼也可以开轿车。”

但到下午13点52分,温岭官方突然发布消息称,在受伤人员中发现5人并非腾辉公司员工,也就是意味着仍然有5人失联。事故现场搜救再次启动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又有3名遇难人员遗体被发现。死亡人数上升为12人。

昨天上午9点40分左右,据温岭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李海兵介绍,共有员工51人,现场安全逃生9人。经奋力救援,截至7月5日7时,救出并送医院救治42人,其中9人经抢救无效死亡,其余33人中,4人伤势较重,29人为轻伤和轻微伤。

连绵阴雨,将温岭大溪镇笼罩在一片烟雨中,悲伤的气氛也挥之不去。

来自贵州的胡永宪今年3月开始在腾辉鞋业工作,事故发生时正在流水线上打鞋帮。厂房突然倒塌后,他被掉下的天花板压住动弹不得,车间里的电线火花四溅、短路起火,火势蔓延开来,随即他又感到有一股水涌来,将他从天花板下冲了出去。胡永宪脱身后发现多名工友被压、厂房里窜出火苗,当他提着灭火器准备返回到现场救火时发现他自己双腿已经受伤,难以站立。

杨仲坤从倒塌的厂房中跑出后,回头看见有一个女的被压住了脚,就回过头去扒开石板救人,当时还发现有处着火了,就提着灭火器去救火,直到他因为流血过多,血把眼睛都蒙住了,他才捂着眼睛下来了。“还有两个人被大的石板压住了,抬不动,只有等消防人员去救他们。”杨仲坤说。

他说,事故发生时,腾辉鞋业的员工都在4楼车间上班。快到下班时间时,忽然听见轰的一声巨响,还没来得及反应,他就从四楼掉到了三楼,“眼前是一片漆黑,耳朵里听到周围有被压住的工友在呼救,心里就想着妻子在哪里,特别慌乱。”几分钟后,毛礼论发现自己上方有一个透光的口子,于是攀着水泥板、碎砖块爬出厂房。令他欣慰的是,杨仲坤所救的正是自己的妻子,夫妻俩都只受了轻伤。

7月5日,温岭市政府就事故召开新闻发布会,温岭市大溪镇佛陇村的捷宇鞋材有限公司发生房屋倒塌事故,截至目前已经造成12人死亡,33人受伤。

至于屋顶为何有水,这水池是不是引发此次倒塌的“元凶”,杨仲坤表示不知情,“我们工作在顶楼,一般修建房子的时候会搞一个积水点,防热隔热。”

在采访中,多名员工对记者表示,厂房顶层有一个水池,有一层楼面那么大,约一米深,蓄满了水,里面养了不少鱼。这个水池之前发生过渗漏的情况,水将厂房的四楼的墙壁浸湿,员工曾经向厂里反映过这一情况。

上一篇:这份短评进入系统后 下一篇:没有了